夏子小铺老板娘

暂别。

【那一天,黄少天终于过气了】11

喻文州悠悠醒转过来,第一眼看见医院的天花板和架子上挂着的点滴,第二眼便看见了一个皱着眉头满脸愁容的黄少天。


“黄少?”喻文州轻咳一声,嗓子有些发哑,“这是哪?”


“他可能有点失忆,”白大褂的医生抱着文件板,瞧了瞧喻文州,“不过他没有忘记你,可能只是记忆紊乱,你和他说一下从前,或许他还能想起来。”


“喻文州我警告你不要给我装疯卖傻的,”黄少天揪着喻文州的衣领,“你发给我的短信我看了,我告诉你,我不同意,我不分手。”


“是我发的短信吗?”喻文州揉了揉头,“对不起,我记得不是我。”


“是你表妹写了一堆烂歌词要我给她唱,毁了我在礼堂的表演,害得来看我的妹子都走了一大半,你说作为补偿,你给我写的歌词,你当时和我说要是飞黄腾达了还要记得第一篇词是你这条飞翔的鱼写的。”


“是你和我说你要陪着我从十八线奋斗到一线,你要一直陪着我,看我的每一场演唱会,不让我在舞台上找不到你。”


“你给我清醒一点啊,喻文州,你别想无缘无故的就甩了我,”黄少天捧着喻文州的脸,迫使喻文州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你不想分手的对不对,不然你就不会来看我了。”


“原来我们一直相恋吗,”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那个我不用和千万人分享一个眼神的你,不是梦吗。”


“不是,”黄少天舒了口气,“不是,不是,从来不是。”


“我错了,少天,”喻文州笑笑,“我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梦见你和我提分手,我才知道我有多舍不得,你可以原谅我吗?”


两个人随即开始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起来,你爱我我爱你的肉麻话像倒洗脚水一样哗哗啦啦,看得黄少天的经纪人一股恶寒上涌,直接关上门去躲清净。


医生倒是风平浪静的交代,喻文州不过是淤血阻隔导致脑子不太灵光,再过他个几天,淤血流通了,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那医生,过几天他想起来之后要做什么吗?”黄少天比着手势,“比如后续治疗啊,吃药啊什么的。”


“后续?”医生看着黄少天,“他都敢主动提分手了,后续清醒了之后当然是跪搓衣板了。”


【那一天,黄少天终于过气了】10

黄少天骤然火爆了,他在植物园的一段音频被发上了微博。


当天在场吹笛子的大爷是真大爷,本来算是清了场的,为了录新的吹笛mv,当天大爷买了许多药膳园的票,只留下了四十张。


也就是说,当天药膳园里只有四十个人不是大爷花钱雇的群演。可惜黄少天一掺和,把大爷本来的计划给打断了。


不过大爷没曾想,回去一听黄少天的歌,发现这小伙子唱得是真不赖,干脆就发布了,几乎一夜之间给黄少天带来了一大堆的亲妈粉。


后来火起来似乎就变得理所当然,而且速度飞快,接二连三的综艺,出作,让喻文州发觉黄少天几乎是一个月火一个档次,不过小半年就跻身了一线。


这时候黄少天又成了喻文州记忆里的样子,火爆全世界,粉丝得以百万计,门票得由黄牛抢,屁大点事发条微博也能上个热搜。


不过喻文州再也不愁了,从去年八月到今年七月的几乎整年的巡演会,黄少天都早已给他备下了vip票。自家男朋友都不照顾,还能照顾谁呢,喻文州看着单位里几个女同事嘤嘤呜呜的哭诉又没抢到黄少天票,甚至有点快乐。


她们抢不到票,连千分之一个黄少天的眼神都得不到,而作为黄少天的男朋友,喻文州简直可以猖狂得为所欲为。


他庆幸了不到三分钟,一条短信忽的杀了过来。


黄少天发来的,内容洋洋洒洒一大篇,说自己太累了,谈个恋爱遮遮掩掩的,到处都是狗仔,连到喻文州家去一趟都像是在搞什么军事秘密一样……


往长了说,就是那些时光很开心但是我太累太难了,往短了说,就是分手。


喻文州没有立刻打电话过去,黄少天现在忙得要命,除非他主动打电话来,不然十有八九是不会接的。或许也再也不会有他主动的电话了,喻文州愣了一下便低头看着满屏幕的文件。


那些字密密麻麻的,叫人头晕,边角有一个黄字,像一根刺刺进喻文州眼睛里,他把那个文件叉掉,起身说他身体不舒服,要提前下班。


同事们嘘寒问暖了几句,他也未能如常般温和解释一下,木着脸至回到家中,方才发觉家中黄少天的气息更浓。


到处是他的海报和周边,专辑和歌词本排在书柜里,等身的抱枕就在卧室,何止抱枕,他这个人都一度活生生的在那张床上占有过每一个地方。


不过短暂几天,喻文州就把屋子倒腾了一遍。


扒拉了海报,仍有胶带的痕迹,把歌词本和光盘收走,仍有大片的空余提醒。而他也没有余力把床换掉,把沙发换掉,所有的东西都有黄少天的气息,大到整个套间,小到厨房里一把勺子。


到最后一场巡演的前一天,黄少天的电话才打过来,说如果喻文州丢了票,他还可以搞到一张,要他无论如何要再来看他一次。


喻文州挂了电话,在记忆里熟络的黄牛手中买了一张普通票。这样,黄少天就不知道他的位置在哪,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去。


当天一片盛大场面,四万座坐了个满当,黄少天抱着把吉他又唱又跳,少年感不减当年。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的眼神扫视而下,定格在他们那个区域,不知是主办方要求,还是他自己偏爱。他听见身边的小男生小女生发疯一样尖叫着呼喊他的名字,喊着应援的口号,与他一起合唱。


他们都参与在他的生命里,喻文州勾起嘴角,他也曾是其中之一,在观众席上,试图得到黄少天一个互动,梦想能够与他有过一点发展的其中之一。


只是哪有那么容易,跨过那么多的恶意,去维持一段感情。


那些歌越唱越欢快,周遭都是愉快的和声,喻文州落了泪。这才是他和黄少天理所应当的距离,黄少天在台上俯瞰,而他在观众席上仰望,知道对方存在,但黄少天找不到他。


可以大胆的喊我爱你,反正周遭的喧嚷足以把他的呼喊盖尽,就算喉咙喊哑,黄少天也听不见。而黄少天朝台下喊的每一个我爱你,也都会被曲解成对歌迷的表白。


明明是自己的恋人,却连一句爱你都要与人共享,喻文州胡乱抹了把脸,或许这原本就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个梦,做久了,也该醒了。


散场时旁边的女孩子犯了低血糖,喻文州原本打算走的,看着那女孩子脸色苍白,也不忍不管,陪着她缓了一阵,出去时正遇见还在给粉丝们签名的黄少天。


黄少天朝他笑笑,他身边一大片的人开始冒起嘘声,喻文州抿了抿嘴,忽的看见一个人举着块板砖慢慢走进人堆里。


喻文州想也没想便冲过去,他听见周围尖叫起来,黄少天喊了句文州,然后一切都安静下来。


(你以为我会虐?我只是要在下一章甜回来。)



好甜一账本,少天真是好贴心一造糖机。

太痛苦了,或者我太懦弱了。


每一天都想要写点什么才好,但是乱得什么也不想写。我讨厌那些药,吃了并不会让人开心,只有不断的胃胀和嗜睡。


我讨厌这个病,甚至讨厌我自己……


卸载了,缓解一下再回来。


……要是你还在我身边就好了


【那一天,黄少天终于过气了】8

开始沉思要不要来个野外普雷,待会评论区投票叭。


黄少天走进植物园的时候,看见入口处的一大排台阶,咬牙切齿的看了喻文州一眼,赖着不走。


喻文州看着那大排台阶,蹲身让黄少天爬他背上去,黄少天又扭捏着不答应,说这样一点没有男子气概。喻文州笑笑,“你总不会想让我抱你上去吧。”。


黄少天一听,老老实实爬喻文州背上,等着喻文州把他背上去。喻文州掂了一下,发现黄少天轻过了头,一点也没有背个大男人的感觉。


“你到底多重了?”喻文州随口问了一下。


“一百一十七八吧,公司给的艺人餐没油没肉的,”黄少天撇了撇嘴,“女孩子过一百二还要被罚呢。”


“心疼死了。”喻文州叹了口气。


“喂喂喂,正经男朋友还没死呢。”


喻文州不答话,过了台阶把黄少天放下,两个人看了一下地图,决定先往有吃的药膳区走。那一片到处是老头老太太,在空地上唱歌跳广场舞。


另有一个吹笛子的老大爷,吹的曲子是张学友的歌,一首接着一首,黄少天听得嗓子痒,站到大爷旁边就开始唱起来。


他唱得太过忘情,闭着眼唱了三四首,再睁眼时脚边堆了十几块零钱,还有一个大叔正在掏钱包。黄少天靠了一声转头去看,喻文州就在边上,端着两杯奶茶笑意吟吟的。


黄少天几步蹿到喻文州旁边,“你怎么不叫我一声!”


“看你唱得挺开心的,”喻文州递过去一杯奶茶,“给,润润嗓子。”


“人家都把我当乞丐了!”


“哪有,那是觉得你唱得好听。”喻文州嘴上是这么说,面上也是笑收不住,看得黄少天一个恼火就施了一套拳法砸在喻文州胳膊上。


喻文州歪着身子去躲,一个劲喊错了错了,黄少天才收了手,两个人相视一笑,又如常亲密。


植物园旁边连着大片林子,尽头的路牌警示再走没有路标了,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等他发言。黄少天看见山林间隐隐有个塔尖,想要去看。


喻文州掏手机瞄了一眼,满格信号,上去就算迷路,总可以开个导航,于是率先往上走。一开始还有路,走到后来路越发窄,至一个破旧亭子的时候,四面已经是环树了。


正是夏季,容易多雨,树林里已经有了淤泥路,又是太阳高照的时候,也不知道林子里有没有蛇。


“看来只能到这里了,”喻文州环顾了一下,“林子里绕进去难出来。”


“好吧,”黄少天抬头也看看地形,确定是走不下去了,抽了张餐巾纸把长椅一擦便坐下,“可惜了,那个塔尖看着挺好看的。”


喻文州看黄少天闷闷的,坐到他旁边去亲了他一下,黄少天摸了下脸,转头看着喻文州,径直把喻文州抓到怀里,“偷袭我,哈,今天不亲你两口你就不知道我多有脾气。”


看野车的打1

看亲亲的打2


刚刚建立了一个ikun亲友团,现在没人,想邀请大家一起来玩。群号707193494,求你们了快来陪我玩叭

【那一天,黄少天终于过气了】7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抽空炖个肉。


黄少天的首专出来就销量大卖,让他极其感谢大佬安利营销。


大佬给他拍了照发了博,说是看他辛苦,听他唱得好听,卖一波安利。这波安利卖得很好,大佬的粉丝们即兴捧场,替黄少天的粉丝摊走不少销量。


而后黄少天就接到了一条好友信息,是大佬发来的。大佬发了截图,问黄少天这一波带货可否有报答。黄少天实诚回答,请吃饭吧?


大佬回得淡然,道你一个火爆区五环外的,请的馆子必上不了档次,给的回报必是我唾手可得的东西。黄少天顿生一股不好的预感,咽了咽唾沫又问你要什么。


“我想睡你。”


黄少天半晌没回,先炸了经纪人,谁料经纪人还喜出望外的告诉他,天仔,这波不亏。不亏个头,黄少天觉得他那经纪人简直是个老龟公,他就是楼里的丫头,保不齐哪天就被他卖了。


好在大佬通情达理,看黄少天不乐意,不多久便删了微博,另叫粉丝们不要花过多冤枉钱买别人的专辑,他要吃醋。


醋个屁,黄少天咬牙切齿的看着微博评论底下一片哦呵呵哥哥真会开玩笑,那个小十八线给你提鞋都不配我们怎么会爬墙呢。


这时候还不能取关,否则还要被打一个过河拆桥的标签,黄少天郁闷了,论数量,他的粉丝现在不过是大佬的零头几十万,论粉丝的战斗力,大佬几千万十年撕,他的还没有经历追星第一战。


横竖是文武都比不过,黄少天只好跳开微博,眼不见心不烦。


他只能转头和喻文州告状,说是大佬如何对他威逼利诱。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说问他该怎么办那一句,好奇的问他,“那他怎么说?”


“我想睡你。”


(今晚发夜车。)


【那一天,黄少天终于过气了】6

黄少天赶完通告就回了公司,公司催他赶紧在两个月内写出两首歌,搞出第一张专辑来,黄少天在火爆区十环开外,岂敢怠慢,巴不得通宵达旦的搞。


他上着声乐舞蹈课兼写歌,难得闲暇时和喻文州吐槽说经纪人要他减的八斤肉总算在辛苦工作中减没了,看得喻文州心疼得不行。


同在通宵达旦的还有一个已经火爆的大佬,大佬已然火到就是十年不出新,老本也能再火十年的地步,但是大佬莫名高产,高分电影一部接着一部。


这次大佬也是因为捞着了新剧本,还没开机就迫不及待啃起了剧本,晚上读本,早上演戏,黄少天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就能见到大佬自己在那演得开心。


果然自己还是不够努力,黄少天叹了口气,三下两下把两个包子吞了,又回琴房去写歌。写了一半,忽的门被敲响,正是大佬。


“小火子,请你帮我一个忙。”


“您说。”黄少天看大佬年纪大些,不好拒绝。


“等一下请你捧一把蓝色玫瑰,站在路口,把花递给我,我想看看路人反应,练一下脸部表情。”


“好嘞。”


黄少天老老实实捧着花站在路口,恰好看见提着一个保温盒的喻文州从远处走来,还好喻文州正专心看着手机。


“看见你了,”喻文州勾起嘴角在手机里打字,“给谁买的花呀?给我买的吗?”


黄少天正想掏手机给他解释,偏偏翻了半天想起来手机放办公桌上了。大佬前辈又大摇大摆走出来,黄少天咽了口口水,当着离他不过二十米的喻文州,把蓝玫瑰送上去。


“谢谢亲爱的,”大佬笑笑,指着喻文州,“你看那个男人一定是个单身狗吧,眼里充满了妒火。”


“……”黄少天又咽了口口水,何止是妒火,如果眼神能杀人,大佬已经被喻文州盯死了。


“好了,我们走吧亲爱的。”大佬把手往黄少天腰上一放,进了大门才放下,又认真道了遍谢,方才哼着歌离开。


黄少天这才一阵小跑出去,好在喻文州还站在门口,黄少天尴尬的笑笑,“你来啦?”


“是啊,我来了”喻文州笑笑,“我这个单身男人是不是该用一脸妒忌的表情看你?”


“说什么呢,”黄少天伸手抓着喻文州的袖子,“进来再说。”


“别这样,”喻文州跟着他往里走,“待会叫你亲爱的看见多不好。”


“你听我解释,”黄少天满脸欲哭无泪,“他不是我亲爱的,你才是我亲爱的。”


“我知道啊,”喻文州笑笑,“我认识他,看过很多他的作品,我知道你们没一腿。”


“那你还这么吓我,”黄少天拍了拍胸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眼神。”


“眼神?”


“他看你的眼神,一点也不温柔深情,你递花的时候,他盯着的是我,我就知道,他对你不是真情。”


黄少天一脸我不信的样子,“那你表情还那么凶,这么凶。”,边说还边学喻文州咬牙切齿的样子。


“作为你的男朋友,我想吃醋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喻文州抱着胳膊,“毕竟对方又是国际影星,又帅又有钱,哪都比我好。”


黄少天撅着嘴哼了一声,“可是我喜欢的是你啊。”


晚间喻文州陪着黄少天写歌,看黄少天弹琴弹到手抽,叹口气给他揉手。黄少天的手骨节分明,又白皙,保养得极好。


只是十指上的指腹磨出了薄茧,喻文州轻轻按压着,黄少天瞄了一眼,“指甲该剪了,不然要打滑。”


喻文州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解了钥匙的锁扣,抓着指甲刀便替黄少天剪起来。黄少天养得好,指甲本就不长,喻文州小心翼翼剪了一圈,抓到嘴边吹了口气。


“好了,你弹一下试试。”


黄少天抬手便弹,喻文州觉得曲子有些耳熟,但想半天也想不起在哪听过。


“菊次郎的夏天,”黄少天抬手完曲,“我听说夏天是恋爱的感觉,所以很想弹这首曲子给你听,因为你就像我的夏天一样。”


“嗯,”喻文州赞赏的点了点头,“我们的夏天。”